范振绪字多少钱一平尺,范振绪书法拍卖

范振绪字多少钱一平尺

范振绪字多少钱一平尺

范振绪作品目前市场行情还是不错 的 很多人都喜欢他的作品 所以他的作品价格不会低于 8000一平尺

请问靖远县民国时期出生的书法家范正旭的作品值多少钱

是五字对联

1.是范振绪,非范正旭;
2.范振绪的字画很有名,赝品居多;
3.非经鉴赏家鉴定请勿出手!

近代书法名家有哪些?

1、武克雄
武克雄 笔名婴叟,男,汉族,甘肃甘谷人,1914年生。幼承祖训酷爱书法,30年代受业于范振绪,初习《勤礼碑》《张迁碑》诸碑及《兰亭序》《圣教序》等。
40年代转入魏体《郑文公碑》并选临《龙门二十品》及《石鼓文》,曾受魏振皆、丁希农、黎雄才等人教正,晚年专心于魏体,得力于《爨龙颜》《爨宝子》并习《泰山经石峪》以张其势,继临《匡喆刻经颂》以撷金石味。
2、李复
李复,男,号陇西子,光绪十年(1885年)出生于江苏无锡江阴市一户中医世家。本名李寿甲,成年后又改名李建初。学过中国历史上百余种字体。
之后将它们整理起来,编成一部经典。著有《江阴李复—四体书篆刻大观》传于后世。生平私立过学堂,教过无数学生,这些人很多都成为了国家骨干。

3、郭桂芳
郭桂芳出身于世代书香家,少年好学,遍读诗书。光绪五年(1879年)恩贡进选,先后任县、州教谕。桂芳工于书法,所有唐宋诸家碑帖,皆摹临之。
尤下功夫攻习颜、柳书体,后其书法自成一格,名播汝、颍、寿、项各地,《太和县志》曾记其事,云其:“字盖颍州六属,有笔挥五湖秋之气概。”桂芳一生为人纯厚,气量宽宏。从学者皆赞其平易近人,诲人不倦的品德。其弟子遍及汝、颍。
4、俞云
俞云,字瘦石,号耶佛,浙江绍兴人。精篆刻,画山水学娄东、虞山两派,尤注意于气韵。每作画先运气功,正襟危坐以凝神静气,然后动笔,笔不停挥,顷刻而成,无论繁简,均有静穆之气。
5、韩健
韩健,男,1939年生,陕西西安市人。
毕业于北京地质学院地质测量与找矿专业,大学学历,高级工程师。退休前就职于中国地震局防灾科技学院,现任燕郊重九书画联谊会会长。
自1957年赴青海高原工作起,先后从事过煤、铜、铅、锌、铬铁矿、锰等矿产的地质普查勘探、区域地质综合研究和地震地质的野外考查、综合研究与教学工作。曾任技术负责、综合研究组长、教研室主任、工程地震及地球物理系副主任、计划财务处长等职。
工作成果曾获全国科学大会奖及国家地震局高等学校地震类专业优秀教材三等奖和其他等奖励。
自幼受家庭环境熏陶而喜爱书画。参加工作五十年来,在紧张工作之余,在幼学的基础上自学书法,以其修心养性、陶冶情操。特别是在退休以后,遍临正、行、草、隶、篆名家碑帖。
参考资料来源:
参考资料来源:
参考资料来源:
参考资料来源:
参考资料来源:

魏绍武的德艺双馨

先生一生并非刻意去做书家,更无意于做诗人。他年轻时,曾满怀救国救民之志,他一起步,即首选报考军校,他要学军事,他要走从政之路。但他透过满目疮痍的国势,他亲身体验到了国家政治的黑暗,亲眼看到了人民苦难的深重,深感自己力量之微薄,回天无力。与其混迹黑暗政局之中,救国无望,甚至涂炭于民,不若急流勇退,隐迹林泉,做些力所能及之事。在他退居兰州的前十三年间,他做了许多救难济困的慈善事业。另有闲暇,则将自己的情志寄托于书法艺术。这十三年间,他的书法作品边写边弃,无意留存。因为那毕竟是处在一个非常黑暗、动乱的年代。用先生的话说那是“以书遣愁,以书排忧”。所以我们今天很难见到先生那个年代的书作了。先生书法创作最旺盛的时期,恰是二十世纪七十年末至八十年代初,即国家拨乱反正、改革开放后的那段时间,亦为先生晚年最后的七、八年间。先生感悟到国家由乱到治的伟大过程,终又看到了国家的希望。思想上像卸去了枷锁,得到了解放,精神上出现了少有的振奋。他,一个经历了漫长历史洗礼的九十岁的老翁如何去倾泻,向谁去倾泻?当然,最好是自己钟爱了一生的书法了。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先生这一时期的书作,真正堪以“人书俱老”四字谓之了。在这些书作里,不仅仅是艺术,也蕴涵着先生一生所经历的风霜雨雪,一生所付出的血泪汗水,一生所感受的喜怒哀乐,一生所闻所见的美丑正邪。这些,我们只能用心灵去悟解,用心灵去触摸,但我们可感而不可及。面对这些作品,我们又像面对一棵百年古树,使你心中充满了沧桑、悠远、厚重、坚韧之感。你不由自主想去从他那粗大的树干、深广的根系、繁茂的枝杈,或者一片片翠叶,甚至那粗糙厚实的树皮……去一点一点解读他。
正因为这些原由,赋予了这些书法作品别一种艺术韵味,别一种艺术魅力。你读之、品之、赏之、思之,你在艺术享受的同时,又像在读一部感人肺腑的书籍,又像在听一位学养深厚的长者的意味深长的娓娓叙谈……。这就是艺术,这就是真正的艺术的魅力所在。
先生晚年除了研习书法之外,得暇还练习绘画。老伴笑他“八十岁学唢呐哩。”他挺严肃地答道:“画好画不好,学成学不成不要紧,要紧的是人的精神!”他把一部《芥子园画谱》翻破了皮,还临摹了许多前人古人画作。画虽稚朴,但那一大卷一大卷的画稿,尤其是出自九十多岁老人之手,怎不令人感佩。这些画作与书法作品一样,都是先生留给后人的一批宝贵财富——既是艺术财富,也是精神财富。

先生一生德望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