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江千户苗寨书法大师叫什么,千户苗寨书法家刘

西江千户苗寨书法大师叫什么

你好:
西江千户苗寨书法大师名叫李玉福。

刘子善的书法家刘子善主要成就任职

安徽省书协名誉主席 政协安徽省五、六、七届委员 国家一级美术师
安徽人,省立黄麓师范毕业,研究馆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擅书法,十五岁即为当地古庙书写三塔禅寺门额,后主攻行草,并学隶、篆。作品获1979年首次全国群众书法片稿评比一等奖,入选全国第一、二届书法篆刻作品展览,河南国际书法展览及在日本东京、福冈、大孤,美国旧金山、芝加哥、纽约等地举办的中国书法展览。国内诸多纪念馆、博物馆、图书馆及风景名胜区片集其作品展出、收藏或碑刻,《书法》志多次发表其作品,并作专题介绍。有的作品被收入《当代楹联墨迹选》《中国书法百家墨迹精华》及日本出版的《中国的书法》等

刘志德的书法价值几何?昨天到三亚旅游有幸得到刘老的真迹,是家和万

刘志德的书法价值几何?昨天到三亚旅游有幸得到刘老的真迹,是家和万事兴五个大字,但不知行情如何,在此请问各位大哥大姐不吝赐教。

收藏不要因为某个书画家或者别的艺术家出名了就去收购,更不要去收购已经炒得很高的书画等艺术品(就像炒得很高的庄家股、绿鸡蛋、野生甲鱼······价格越高,假的越多),价格越高赝品、仿品也越多!!!也不要因为某个艺术家还不出名,就不收藏他的艺术品,甚至艺术价值高的也不收藏。只要是真正有价值,有特色的书画等艺术品都值得收藏。因为许多艺术家起初不出名,他的书画等却已经很好,很有特色了,只是人们还没有认识到,但金子总有一天会发光。比方八大山人······江西的黄秋园、陶博吾······等都是逝世后书画才被重视和发掘出来,而且他们当时什么都不是,什么身份也没有;后来人们趋之如骛,欲购而不可得。所以说只要是好的、有特色的艺术品,在作者尚未出名,且作品价格非常低廉时购买,成本低,升值潜力大,收藏它们能保证一本万利,收藏者何乐而不为呢???假若只是收购贵的,即使身家亿万又能收购多少呢? 即使收购得起,能确保升值吗?更甚者,像股票一样,到了低谷时期,还可能贬值!!!如果说价格,倘若只是一张纸一个的大字几十元平尺是可以的,若是四个大字一百元平尺也是可以的,可如果是小字就不止了,抄经书或者是诗词,字数在几百几千,就是千元平尺,甚至几千元平尺都是要的。还要看纸张,用墨,以及写得怎样等等。另外,艺术品价格高低都得市场说了算,有的买高档的,有的买低档的。另外相同与不相同的字画在不同的人眼里价格都是不一样的,但是无论谁的书画都有好差,都有值钱与不值钱的,有贵的和相对便宜一点的,所以不能笼统用平方尺来论,只能说某一张是多少钱一平方尺。润格也没有什么准头,只是一种参考,主要还是靠自己的判断和对他的书画的了解,以及当时的市场的炒作情况而定。一幅字画,在不同地点、不同时刻、不同的拍卖人手里,价格都会不一样。比如,同一个人的书画有的值10元或者20元一平尺,有的值50元或者100元一平尺,有的值1000元/平尺,有的2000元平尺,有的可能3000平尺、······,甚至1万、几万平尺······;而且换另一个拍卖商、中介又是别一种情况······所以是很难判断的,更不是绝对的一个价格。任何个人的评价都只是片面的、个人的观点。有个性、有特色的、名人的,有特别喜欢的买家想要,这些都可能使得价格更高。但如果是千篇一律的、模仿的、或者只是因为某个人现在有职务,或者纯粹是炒作才使得书画价格高;那么等他退了,或者

民国书法家刘学潜简介

刘学潜(1875—1911),原名贞一,字静庵。湖北潜江县梅家嘴人。1902年任护军马队第一营管带黎元洪的秘书,勤于操练,谨守军礼,时常与士兵谈民族大义。1903年3月,与张难先等在武昌成立革命团体科学补习所,暗中从事革命活动,并与华兴会取得联系,谋划湘鄂联合举义。后因起义计划泄露,科学补习所被封。刘静庵被迫托病离营。同年与王汉等密谋刺杀清户部侍郎铁良,亦未成。1905年以担任美国教会阅报室“日知会”司理为掩护,积极发展会员,宣传革命思想。他用教会名义,从日本、上海订购大量书报,如《猛回头》、《黄帝魂》、《民报》、《湖北学生界》等。还定期讲演时事,使原科学补习所同人得以重聚。是时同盟会已在东京成立,总部派余诚为湖北分会会长,余回国后即以日知会做为同盟会的活动场所,使它在实际上成为同盟会在国内的分支机构。为便利东游、储备人材,他还设立了江汉公学和东游预备科。同年冬,计划响应萍浏醴起义,被清政府发觉,潜赴黄陂,后被叛徒郭尧阶诬告为哥老会首领刘家运,于1906(丙午)年冬月遭到逮捕。在狱中备受酷刑,但始终没有屈服,他承认革命是实,但声明自己不是刘家运。1909年被判处永运监禁,先在省城臬司狱,后转至模范监狱。在狱中仍然利用机会,联络旧友以铁血军名义组织教育同志,尽力团结难友,连狱卒也争取为友。他所留下的诗篇,字里行间充满斗争精神。在狱中恶劣的条件下,他始终坚持读书学习,包括经学、史学、音韵训诂之学及宋明理学,治学态度十分严谨。他的理想是天下一家,无洲界,无国界,无种族界,无富贵,无贫贱,无胜弱,无尊亦无卑,人人各尽天职。
他在狱中度过近五年后,终因环境恶劣,加之伤病摧残,于1911年病逝狱中。并由教会安葬,直到1928年始由湖北省务会议议决公葬于武昌伏虎山麓,张难先作墓志铭,1938年又立石于日知会旧址以纪其事。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