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草书哪个版本好,于右任的标准千字文怎样?,于佑任书法字帖

学习草书哪个版本好,于右任的标准千字文怎样?

   初学草书而言,于右任的《标准草书千字文》不失为一个入门的字帖。深入学习,还要研究『颠张醉素』的。
    于右任的《标准草书千字文》是根据『印刷用楷,手写用草』的理路,从中国古碑帖中提炼出来的,具有易识,快捷,美观等特点。可惜不够完善。1952年,台湾组织了鲍雨林编写了《标准行书》,20世纪六十年代,大陆黄若舟编写《钢笔字快写法》,就是很好草书教材。
  于右任的《标准草书千字文》,是在章草,狂草的基础上创立的一门草书,简称“于草”,和“于草”一样的还有美国华侨黄彰任的“黄草”。王玉孝的《标准草书教程》是对于右任《标准草书》的完善。
  胡公石和霍松林是于右任《标准草书》体系的书法家。如果深入学习草书,首选还是『颠张醉素』,颠张就是张旭,醉素就是怀素。张旭和怀素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行草书法家。

  =================================================

  参考
  张旭
  一。张旭(675年~约750年),字伯高,一字季明,汉族,唐朝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开元、天宝时在世,曾任常熟县尉,金吾长史。以草书著名,与李白诗歌,裴旻剑舞,称为【三绝】 。
  二。怀素(737-799,一说725-785),字藏真,姓钱,永州零陵(今湖南零陵)人,唐代书法家,以“狂草”名世,史称“草圣”。
  三。《标准草书》是近代著名书法大家、书圣、草书宗师于右任先生所创的一种书体,于右任认为历史上有三大草书,即章草、今草、狂草,于右任根据易认、易写、准确、美丽的原则,创造了标准草书,后被称为第四种草书。

标准草书的《标准草书》

于右任先生整理的一套草书标准,同名字帖(《标准草书》)由现代书法大家于右任编纂的草书帖。
普遍可以购买到的版本包括 《草圣千字文》(采集了张芝、钟繇、王羲之、张旭、怀素、何绍基等历代草书大家的千字文写法,部分字样采自于右任创建的标准草书社),《草书代用符号表》(草书符号代用楷书的部首),《草书基本理论》等,其中普遍认为较为重要的、较有影响力的是前二者。《标准草书》现在是草书学习的一本重要的字帖,该书集字较多,且选字以易识、易写、准确、美丽为原则。书中的千字文草书字样绝大多数为历代名家集字双钩,个别字由于右任所书,民国时期的“标准草书社”工作人员在整理并编辑,如已经去世的刘延涛先生。近现代在不断深入研究地并且具有代表性的人,有于右任先生唯一活着的的养子和弟子刘田依先生,尤其是刘田依先生目前在中国南京、上海、广州的个人艺术工作室里,潜心研究并补充完善其很多未完成的工作。他在于右任艺术思想的正确引导下,经过六十多年的学习、实践、研究、比较,刘田依先生重新创作的“中国汉字常用标准草体字”大字典第一稿已经基本完成。2014年1月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刘田依书画作品集>里收录了刘田依先生书写的标准草书千字文。
刘田依先生一直在着手整理、研究于右任书法的相关工作,并且在编著新的《标准草书千字文》,这部书是刘田依先生在继承与发扬于右任《标准草书》易识、易写、准确、美丽宗旨的基础上,又增加了更为丰富广阔的古今百家体貌姿态,并且修订完善了中国汉字书法在当今社会实践中推广交流应用的局限与不足,使《标准草书》跳出了个人及小部分人保守、陈旧的汉字书法艺术及学术思想的局限性、片面性认识,将中国汉语言文字的交流与应用从原有繁琐的笔画、笔法中得到合理的艺术化解放,让中国汉字书法草体字真正成为提高中国文字书写速度与效率的工具,目前刘田依先生已经完成了两万八千字的初稿,以及重点常用的五千个字中又筛选出一千个字,构成了新的标准草书千字文。下面就是详细介绍刘田依先生为什么要重新编辑本书的历史与现实的动机和意义。
刘田依先生认为,汉字书法的草书必须简单化 、普及化。因为草书是一种抒情性很强的书体,艺术价值高,而且书写简便,可以趋急应速,实用价值也很高,书家通过草书的书写,书法的美质可以发挥到了极致。而于右任先生生前也经常对刘田依教导的是,西方的外语尤其是英文,平时日常交流的书写格式都是以草书

学草书可不可以从于右任的标准草书字帖开始

这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于右任的草书功底还是相当深厚的。
其实临摹那位名家字帖都可以的,书法本身讲究的坚持,当然提高需要一定的体悟,是因人而异的。
但基本功则需要长期不断地练习,没有捷径可言。很多名家都有草书千字文,也可以作为借鉴。

于右任草书书法特点

于右任(1879~1964
年,名伯循,号髯翁)先生学书之时,适值碑学书法(又称碑版书法)如日中天之际,这个情形,一如康南海所说“今日欲尊帖学,则翻之已坏,不得不尊碑”。此外,碑学书法、特别是北魏书法中雄强壮伟的书写特点,恰迎合了彼时民国开元未久,社会大力提倡的自强自振之风。在这样的文化大背景之下,碑学书法的如火如荼也就成了必然。当然,碑学书法的真正源头和成因,更是与清代中期乾嘉学派的蓬勃兴起和深入发展,以及书法一道借鉴之学的广泛被运用直接相关。
根据于右任“牧羊儿自述”一文所言,他在启蒙时代,便已喜好雄健豪放一路风貌的冢旁碑碣镌刻文字。换言之,于氏对于书法的兴趣,最初正始于棱角分明的北魏书体。然而不久,在他进入私塾读经书习诗文时,却又受到了原本偏好“二王”书体的师长的直接影响并随之性喜行书。从此,这两类书体便成了于氏日后心摹手追的主要内容。但毕竟性格使然,直至中年前后,于右任下力最多的,其实还是北魏书法一体。
1909年起,向有政治抱负的于右任,在上海主持创办“民呼报”、“民吁报”和“民立报”,
并藉此疾呼平等为民请愿。彼时于氏正处而立之年,可谓精力充沛斗志旺盛。同时,也是他着手在魏体书研习领域中朝朝暮暮用功最勤的时期。他曾花费大量精力临摹过为数可观的北魏楷书名刻。
由于受到前清访碑寻勘风气的影响,在此期间,于右任寻碑搜志的兴致可谓空前。他曾四处苦心收集求购六朝碑版墓志等古代书法遗迹,反复揣摩,以深究用笔之道。其中,以获得《广武将军碑》最为喜爱。是碑为前秦碑石,与《邓太尉祠碑》堪称当时仅存两件名刻,往为吴大澄遍求未得之物。为纪念这一巨大收获,于氏曾以诗歌记录了当时的喜悦心情:“碑版规模启六朝,寰宇声价迈‘二爨’。出土复湮百余年,金石学者眼为穿。亦犹至宝藏山阿,千年出土光腾射……。”随着视野的不断扩大,于右任的此类热情有增无减,至于氏主持靖国军时期,他的收藏总量已接近三百件,而北魏墓志就有八十五件之多。
碑学书法包括历代碑碣摩崖、造像以及墓志铭刻石诸种,而在文字表现上,多以真、隶、篆三体为主要形式。其中,秦汉时代以篆隶书为风貌。与大多数习书者相仿佛的是,于氏所书,在此之前虽说亦接近赵孟頫楷体或者帖学一路地任意挥洒,但自从钟情于镌刻书迹之后,书风便随之发生了变化。如前所述,于右任的前期书作,主要根植于碑学书法。准确地说,这一情形集中地体现在于氏以追摹北魏楷体为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