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昌贵书法字画作品多少钱一平尺,怎么鉴定,值,何昌贵书法值钱吗

何昌贵书法字画作品多少钱一平尺,怎么鉴定,值

相同与不相同的字画在不同的人眼里价格都是不一样的,但是无论谁的书画都有好差,都有值钱与不值钱的,有贵的和相对便宜一点的,所以不能笼统用平方尺来论,只能说某一张是多少钱一平方尺。润格也没有什么准头,只是一种参考,主要还是靠自己的判断和对他的书画的了解,以及当时的市场的炒作情况而定。一幅字画,在不同地点、不同时刻、不同的拍卖人手里,价格都会不一样。所以是很难判断的,更不是绝对的一个价格;再说任何个人的评价都只是片面的、个人的观点。有特色的、名人的,有特别喜欢的人想要,这些都可能使得价格更高。只要是还好,都有收藏价值。一己之见,说得不对请原谅!

何昌贵画家一平尺多少米?

相同与不相同的字画在不同的人眼里价格都是不一样的,但是无论谁的书画都有好差,都有值钱与不值钱的,有贵的和相对便宜一点的,所以不能笼统用平方尺来论,只能说某一张是多少钱一平方尺。润格也没有什么准头,只是一种参考,主要还是靠自己的判断和对他的书画的了解,以及当时的市场的炒作情况而定。一幅字画,在不同地点、不同时刻、不同的拍卖人手里,价格都会不一样。所以是很难判断的,更不是绝对的一个价格;再说任何个人的评价都只是片面的、个人的观点。有特色的、名人的,有特别喜欢的人想要,这些都可能使得价格更高。只要是还好,都有收藏价值。一己之见,说得不对请原谅!

果澄法师的书法造诣怎样?

果澄法师,名释果澄,又名释通智,字孝心,俗名白金澄。1964年生于吉林省松原市,自幼受父母影响喜欢并修行佛法,同时,对书法艺术也由衷喜爱。几十年来一直从事绘画、书法艺术工作。多年来临池不辍、砚田苦耕,先研习颜真卿《勤礼碑》、《多宝塔》、《祭侄文稿》,柳公权《玄秘塔》,小楷临研王羲之、王献之、唐楷、《黄庭经》、《灵飞经》、文征明、祝枝山,及后又多次临习《张猛龙碑》,王铎、岳飞、米芾《蜀素贴》等名家法帖,由此打下了较为深厚的书法传统功底。近年来,创作出大批格调高古、气韵超凡的书法作品,深受众多业内人士及藏家的喜爱和追捧。长期以来,一直跟随中国著名国画家、有“中华神狮”之誉的居士大德、面壁居士——季则夫先生学习书法、绘画,并非常感恩书法名家、原《青少年书法报》执行总编赵振宽、中国书协理事、黑龙江省书协副主席何昌贵、中国书协会员、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书协副主席原立军等诸位老师的指点,受益匪浅。
  果澄法师2009年看破红尘,作诗一首:“求东终归虚,求西无所依,本来无一物,顿悟当下极”。遂礼黑龙江省佛教协会副会长上正下开大和尚,遁入空门,并出任山东省青州龙兴寺知客,期间他潜心修行,静思慧悟,认真研修《法华经》、《华严经》、《楞严经》、《心经》、《金刚经》、《佛说无量寿经》等大乘经典,深得佛法意理精髓。坚持并倡导其恩师上正下开大和尚言教:“持戒为基,学教明理,参禅入密,导归净土”的修学次第。
  果澄法师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黑龙江省分会会员,朴初禅艺书画院副院长,书经书画院院长。现居北京密云普照寺

童孝镛的时人评价

程风子
当代书坛,青年书家已成为一支可忽视的生力军,他们既忠实于对传统经典书家的广泛吸取,同时又敢于开拓创新,充分适应我们这个时代的根本要求。而随着信息的高度发展又使他们的眼界更加开阔,思维更加敏捷,为他们深人中国传统艺术的土壤提供了有利的条件,同时也是他们取得如此成绩的决定因素。
气势充盈内质坚劲
——童孝镛书法印象
何昌贵(《青少年书法报》社长)
童孝镛是年轻的军旅书法作者,七年前我曾读到他寄来的八尺长幅作品,风格是王铎一路的行草书,很抢眼,很有冲击力,给我的印象很深。一个年轻的军人,有如此好的基础,又有如此好的悟性,令我久久地挂在心上。因为我也是从部队里走出来的,都有着对书法挚爱的那份情结。最近,孝镛又寄来了新近创作的十几幅作品,有行草书斗方和榜书;有行书方镜屏,还有类似现代书法的大字以及数方篆刻。与七年前相比,他在书法创作上的成绩令我一惊,同样也令我为之欣喜,他的作品无论是创作思想,还是形式、内涵都有较高的艺术品位,这与他勤于思考,不断实践,勇于探索是分不开的,我认为,在当代军旅书法群体中,孝镛是十分优秀的一位。
李有来(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
我和孝镛是安徽同乡。我的家在和县,他的家在含山县,过去和县和含山县原是一个县,名叫“和含县”。大概是近便的同乡,又同在军旅,而且又同好书法的缘固,我们无论是见面还是通电话,都觉得十分亲切。我痴长孝镛几岁,他总是亲切地称我为大哥,兄弟之间,真诚相见,每次对话都十分愉快。去年北京书法家协会与北京电视台联合举办了“迎奥运第二届电视书法比赛”在录制现场,孝镛展示了一幅巨幅对联,“龙城马,虎帐兵”。饱满的构图,每个字径足有一米见方,传统笔墨,现代构成,墨气淋漓,厚重雄阔,很有视觉冲击力。我的眼前立刻闪现出《英雄》这部大片的宏大场面,一排排好男儿,身穿铠甲,手持刀枪棍戟,伴着呐喊,尘土飞扬,扑面而来,势不可挡。我看过他许多作品,都能深切地感受到他是用心灵来释放源自军旅生活的情感,他仿佛用笔墨在组合一个军营方阵,或许有人不喜欢,但这并不重要,也丝毫贬低不了他的作品内含的真正价值。
孝镛还很年轻,近年作品不断在全国全军大展上参展获奖,显示出了强劲的势头。作为同好和战友,我更希望他把握好“收”与“放”的分寸,既要“放”开来挥洒,亦要“收”得住,不断地回归到传统中吮吸养份,为更好地放得开提供原动力。
张建会(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
孝镛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